东方艺术·大家 丨童雁汝南与众咖的Face To Face

  由武汉美术馆主办的“ Face To Face 童雁汝南作品展”2019年3月1日—31日展出一百余件童雁汝南的肖像绘画作品,同时展出的还有艺术家收藏的汉、唐陶俑头像,以及莫兰迪、奥尔巴赫、贾科梅蒂的肖像绘画作品。此次展览除了学术研讨会、公共教育活动、高校讲座等多种形式,还进行了一场现场作画的艺术活动。展览现场童颜汝南给“超模”艺术家方力钧画像,吸引了数百位观众,跟随着艺术家的笔触,在喧嚣的城市中可以寻找到内心的“宁静”。

  与此同时,这些深深植根于中国古老绘画传统的画像是当代和新艺术的见证。童先生将油画艺术手法和水墨画艺术手法转化为新的艺术共生体,其眼神的描绘是最重要的艺术表现。童先生的肖像画虽然都是以系列的方式进行创作,但每幅作品中人物神韵的差异仍是突出的。在不同神韵的人物外表下,又呈现了不谋而同的艺术家体验。虽然这些作品看上去温和细微却并非沉默无声,事实上所有的画作活力洋溢、激动人心,它们是运动着的绘画艺术。

  ——迪特·戎特,原维也纳现代美术馆、德国国立波恩美术馆馆长。摘自《童雁汝南:直面》

  童雁汝南的作品可以看作是中国古典绘画的技术典范。因为你可以发现,谢赫『六法论』——这部中国古代绘画理论名著中所提及的每一种技巧,在他的作品中都得到了运用和体现。童雁汝南的绘画有一种精神上的生命力和节奏感。

  他画得非常好,很成熟,有自己的风格。我当时非常高兴的是,他可以到莫兰迪的家乡去看画,青年时期的我可没有这样的机遇与境遇。可是这位童雁汝南,他做到了,我很羡慕。而今天他带来一个更令我高兴的消息,他最近又在博洛尼亚待了一个月,为莫兰迪的研究者、研究馆的馆长画了像,还和莫兰迪的画作一道办了一个对比展,试图找到他和莫兰迪之间的联系。青年艺术家能走出国门,到世界上其他国家去和这些国家著名的艺术家一起办画展,这是中国艺术巨大的进步。

  肖像艺术在西方现代艺术中被研究得很透彻。从弗朗西斯·培根开始,肖像便成为一门系统、新颖,充满现代性的课题,后来到费欣,到格哈德·里希特等人的研究,包括一些中国的肖像画,德国的表现主义,意大利的3C(注:指桑德罗·齐亚、 恩佐·库齐、 F·克雷门特)等,肖像艺术由此演变出诸多的语言表达类型,可贵的是,童雁汝南同前人相比,已构建出独有的语言表达方式,这将成为他在肖像艺术语言体系上的专利。

  ——范迪安,中央美术学院院长、中国美协主席、第50、51 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策展人。摘自『庖丁解牛』今日美术馆研讨会发言

  这个想法就跟『意派』的『不是之是』有关,但『不是之是』不是『不似之似』。因为 『似』还是从再现和对应的二元角度出发,而『是』乃是言外和象外的东西,它是另类的东西,但这个另类又最能把握住整一性。这个是什么东西呢,就很难想象了。我为什么说整一性,所谓整一性不是一个干巴巴的概念,比如说,人的形状有几种,但是具体到这个人,我不强调他的个体的那种特别极端化的那种特点,因为每个人绝对都不一样的。

  童雁时时处在一个散漫的状态之中,去承受这些蓦然出现的浑沌一团的『像』。这种『像』是不允许太清晰的,是需要一种生命的『漫态』去与之遭遇的。童雁与这些群像彼此塑造,把自己塑成匆匆一瞥的心灵漫游者。所以,当我们面对这一群群无声息的、纠结着沧桑的笔触、浑然的影调的肖像之时,我们同时所面对的是童雁式的观看,或者说是那种漫游中的心灵。

  ——许江,中国美术学院院长、中国文联副主席。摘自《南山、丘壑与漫游—童雁汝南绘画》

  童雁汝南看似带有表现意味的油画肖像,实际借用的是中国传统山水画的笔触意味,仔细看他画的每一幅肖像,你会发现它们都隐藏着一些中国山水画的图形因素,以及对传统与当代关系的关注,我想这大概是这个展览的一个主要看点。

  童雁汝南的这批新作使他的艺术向当代性跨出重要的一步,构成了『新绘画』的一个环节。他不仅关注人类精神史的微观考据,更将其着眼点植入宏观的历史精神之中,从这种人类活动的经纬交错中寻找自己阐释的坐标。在这个从微观到宏观的巨大空间之中,童雁汝南逐步形成了自己的艺术语言,一种既可以面对个体又不断进入历史的主观表达形式。

  童雁汝南的肖像画强化的不是戏剧性,而是若有若无的专注性,好像让你感觉到被画的人正淡定地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,可是这种状态又让我们留下极深刻的印象。好像漂移在那种依稀的专注性和朦胧的戏剧性之间,这就多少有点接近中国古代的肖像画了。这正是童雁汝南的肖像画有令人玩味的表现性的缘由。

  ——丁宁,著名艺术史家、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。摘自《肖像画的意义与开拓——童雁汝南近作印象》

  艺术家通过流动性、随意性、偶然性等浑厚而粗犷的写意方式实现的形象特征,以此把明确而具体的意义变成了想象和抽象的图像。也就是说,把身边作为个体人的特征转变成了普遍意义人的特征。

  ——黄笃,第50 届威尼斯双年展、第26 届圣保罗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。摘自《童雁汝南:从经典美学中转译的绘画当代性》

  童雁汝南的作品属于绘画的诗学或诗学的绘画。他有很好的绘画功底,看似随意涂抹的笔触和饱和但不无沉重的色彩,往往能够生动、直接、同时地表现出形象与情感、形式与技艺的魅力。其作品充满诗学的书写性、音乐感和理思成分,不象今天许多画家,总想用专利化的简单图式把什么都说个明白。『诗贵含蓄』,童雁汝南愿意生活在绘画诗学的含蓄与深沉之中。

  ——王林,四川美术学院教授,著名艺术批评家。摘自《绘画的诗学与人的主体性——对童雁汝南作品的个人阅读》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onyxplans.com/runanxian/6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