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峡回车柴国珍:“行路”到“心路 ” 扶起精气神

  一个荒芜貌似废弃的小院,现在变得芳草萋萋,落花英美; 一个凌乱、塌陷的瓦房顶,现在戴上了漂亮的“小红帽”;一个曾经破烂、污浊的房间,现在变得干净整洁、窗明几净;一个已经准备了农药,随时都想结束生命的人,现在变得豪情满怀,对未来充满信心,开启了新的人生启航……

  “变化真大”“变个人似的”“现在国家政策真好”“真好”这是村民们每每提起柴国珍时最常说到的话。看到柴国珍这些从内到外的变化,听到人们对柴国珍家的赞语,我如释重放,内心有种说不出的喜悦。

  2017年5月,为响应市委市政府提出的“万名干部助脱贫”的号召,我荣幸地加人了扶贫队伍,成了西峡县回车镇吴岗村三户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,柴国珍就是我包户中的其中一户。

  第一次到他家是个雨天,柴国珍没在家,只见两小间红砖黑瓦房因年久失修,屋顶部分轻微塌陷,房顶的瓦片凌乱,雨路歪歪扭扭,前檐的瓦片已经脱落,支撑瓦片的木头发黑,裸露在雨中;巴掌大的窗户,用一张破烂、布满灰尘的塑料单蒙着,上面订上两根粗木桩,用来做防盗用,与袖珍窗户形成一道不和谐的音符;两扇炸着宽宽的裂缝、朽得掉渣已经失去棱角的房门被一根生锈的铁棍穿着,偌大的院子没有围墙,全长满了一人多高的杂草和野树,院子里没有一条通屋小路,只有人从草丛中趟过的痕迹。

  领路的村干打着雨伞站在路上给我简单介绍了柴国珍的基本情况:五十来岁,年轻时家底薄、身体不好误了婚姻,至今单身,30岁左右得糖尿病,40多岁因劈柴让柴禾打住了眼,为治眼花光了积蓄也没治好,成了一只眼,房子成这了没钱翻修。年轻时也算正干,就是人算不如天算,命不好。现在也算是对生活失去了信心,这两年啥也不干,成天跑得不落屋,一早出去,半夜回来。八分地也不种租出去了,生活上吃的穿的左邻右舍、亲戚给的,政府多多少少一年救济点油、面。“村里困难人多了,照顾不了恁全呀!” 村干说着无耐地摇了摇头!

  听村干这么一说,我也象泄了气的皮球,穷不怕,怕就怕在不干,看这满院一人多高的杂草,一切都明白“穷根”在哪了。

  院子里连条通家的路都没有,不说出出进进是否方便了,也不怕这么深的草里有蛇咬住。我寻根木棍,将草拔开一条路,抖落草上的雨水,然后到邻居家借了一把镰刀,在正对房门的位置割出了一条一米宽的路,然后在他门上留张纸条,让他天晴了把院子里的草割割。

  天晴一星期了,地也干了,我又来到柴国珍家,门照样锁着,院子里的草照样疯长着,我心里有些不快,但还是强忍着又到邻居家借把镰刀把剩下的杂草割割。草割完了,剩下都是胳膊粗的杂树,实在是再无力气,就让邻居转告柴国珍回来了把杂树砍掉,把院子整体清理一下,明天不要出门,我要过来见见他。

  第二天,我早早地来到柴国珍家,门还是锁着,没见人,邻居说昨天晚上很晚回来了,该转的话都给他说了,谁知他一早又跑了。听邻居这么一说,我火冒三丈,见他都想立马狠狠骂他一顿才解气。上级扶贫工作催的紧,要逐户督查户容户貌情况,没办法,我只得憋着气第三次到邻居家借个斧头砍起院子里杂树。

  几个村民路过,大概是看我身单力薄不是砍树的料子,纷纷过来帮忙,砍树的砍树,折枝的折枝,堆柴的堆柴,几个妇女拿起爬子把满院的方便面袋、塑料袋、烂衣烂鞋、烂碗烂盆往一堆收拾。正干着一个人过来了,拿着钥匙开门,我料定他就是柴国珍,正要搭话,只听一个人大声怒斥他:“太不像话了,院子草长一人多高都不割,人家帮你割割,剩下长成树一样,给你交待交待,早上起来你又跑,你有啥关紧事,成天就会跑着看人家打牌,有啥意思,不是让人去找你,你还不回来呢,你现在看看,你好意思不!一个村民给我使个眼色,对他怒了怒嘴,并悄声告诉我训斥他的是他近门大哥。

  柴国珍低着头过来接过别人手中的斧头弯腰砍起树来,我仔细地打量他一下,中等身材,不胖不瘦,砍起树来也挺有劲,不是干不了活的样子,一看他这身板子,我气不打一处来,也不顾及初次见面的矜持数落起他来。谁知他把斧刀往地上一摔,跑进屋里拿出一个褐色的大玻璃瓶高举着说:“我,也不需要你们任何人管,你们看,死的农药我都准备好了!有一天,我药一喝,不连累你们任何人”。说完他放下农药又开始收拾院里的柴草和垃圾。“这叫本事,这叫窝囊!”他哥大声训斥着。“这一辈子已经混下水了,就这了!”他也倔强地应对着。有人对他哥使个眼色,都不吱声了。

  在大家的帮助下院里的柴草、垃圾都堆成了堆,也到中午了,邻居们纷纷回家了。他从屋里搬出个椅子用衣服打了打递给我,椅子上满是油腻粘着灰尘,我推辞着走进屋里,两间大约40平方的小屋塞满了破烂家具,烂衣服、编织袋扔满了房间;厨房设在当堂,碗、盆摆得到处都是,已经坏了的电视机、收音机沾满了油腻,电视屏幕上留下一道一道油水下滑的痕迹,抬头看看屋顶,能看见满天星,支撑屋顶的木头有的被雨水沤得发黑,有的已经断裂,耷拉下来了。扫视整个房间,实在没有能坐的地方,我只好站着一边和他谈心一边了解他的基本情况。

  根据他的情况,我帮他量身定制了适宜的帮扶措施:自己创业,政府补贴。他说现在自己真的干不了,因糖尿病引起的脚烂,穿不成鞋。我这才注意他的脚肿得象刚出锅的蒸馍,我让他抓紧住院,否则有截肢的危险。

  “我哪有钱住院,医院哪是我们这种人住得起的,真到那一步,我喝药死了,一不受罪,二不连累别人。”我耐心地给他讲解了目前贫困户住院政策:可以先住院,后付费,可享受五次报销,自己花不了多少,真花多了,还可以享受临时救助。他半信半疑地和我一起去办了住院手续。住院期间,考虑他身体原因,我又帮他设计了到户增收投资托管养猪模式的增收措施,在养殖企业投资5000元,一年可以享受政府补贴2500元,分红2400元。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,对这一切,他都是持着怀疑态度。

  半个月后他出院了,总共花了11852元,他自己只负担了1150元。镇卫生院工作人员又到家帮他办理了慢性病卡,解决了糖尿病日常吃药的问题,县残联残疾鉴定中心工作人员到村里为他免费做了残疾鉴定,办理了残疾证,县房屋鉴定中心对他房子进行鉴定,定为C级危房。2018年5月乡政府安排人员对他的房子进行了修缮、院子道路进行硬化、修了厕所、安装了自来水,并帮他添置了桌、椅、柜、被、褥、碗、筷等生活用品。

  2018年8月26日,突然接到柴国珍打来电话,说话的声音一扫过去的低沉,掩藏不住满腔的兴奋和喜悦:“燕,这两天咋没见你回来呢,你回来看看,咱家变化可大啦。”

  到了柴国珍家门口竟使我眼前一亮:院子全部用绿栅栏围了起来,收拾得干净整洁,一条通屋的水泥路两旁种上了一行一行整齐的花草,红房顶、红窗户、红油漆木门与院子的绿色相映成趣,屋里除了政府配置的新家具,自己还添置了小冰箱、净水机。

  “我听人说,人长寿不长寿,与吃水关系大着呢,水净了,血液净,身体就好,就长寿”。他象专家一样,一字一眼地给我讲起道理来。

  “咋,不喝农药了”?我笑着调侃他。“不喝了,不喝了,你身体也不好,也要多注意身体,现在国家政策好,咱们都多活几年,享受享受生活。”说着,他拉起我的胳膊走到院子窗户前,指着窗户上的墙说“我爹是养蜂的,我也懂点养蜂技术,我今年准备在这一面墙上养6笼蜂,一年能卖蜂糖五六千吧,我现在身体好了也要自己干,不能总叫养活一辈子吧。”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onyxplans.com/xixiaxian/241.html